据说比特币白皮书是这两个人合写的...

  • 时间:
  • 浏览:111

  

  承诺在哪里,

  背叛就在哪里。

  米兰·昆德拉《生活在别处》

  | BSV价格暴涨的原因 |

  | BSV未来将如何发展? |

  近日,BSV的异常拉升再次引起了币圈的注意。

  5月29日,一直在110美元附近徘徊的BSV开启了一波暴涨行情。

  币价最高一度触及243美元,再次刷新历史高点位置,目前暂时回落至186.95美元。

  根据非小号数据显示,BSV近7天的涨幅约为84.95%,而近30天的涨幅已经达到了245.86%,直接推动市值飙升至33.37亿美元,顺利挤进加密货币前十位。

  有分析称,这波暴涨行情主要是由一则关于币安将重新上架BSV的假新闻所引发的。

  媒体币快报在BSV大涨前一小时发布消息称,“澳本聪”按照约定转入币安50000个比特币,赵长鹏将兑现承诺,让币安重新上架BSV并且在Twitter上向“澳本聪”道歉。

  PrimitiveVentures创始人万卉在Twitter上表示,这显然是一场有预谋的拉盘行为。

  这则毫无依据的假消息被包装成“真实”的新闻,显然也欺骗到了很多不知情的散户。

  在惨遭币安等交易所下架后的BSV,到底还能坚持多久呢?

  

  1

  去年年底,比特币现金社区共识彻底破裂后,“澳本聪”强行硬分叉出BitcoinSV,并希望能够解除比特币代码中对区块大小、操作码的各种限制。

  但是,比特大陆所支持的BitcoinABC则希望通过增加智能合约的方式来提升BCH的使用性能。

  在这场惨烈的算力战争中,比特大陆凭借压倒性的算力取得了胜利,而“澳本聪”成了最大的输家。

  事实上,“澳本聪”的真名为Craig Steven Wright,他曾多次宣称自己便是真正的中本聪,甚至连比特币社区前首席开发人员Gavin Andresen都承认其中本聪的身份。

  不少密码极客在阅读了比特币的白皮书后才入坑,“澳本聪”也因此收获了不少坚定的追随者。

  然而,“澳本聪”至始至终都没有向公众出示创世区块的签名,其技术水平也令人怀疑。

  

  就在上个月中旬,闪电火炬创始人Hodlonaut在Twitter上表示,Craig Steven Wright谎称自己是中本聪,而这种欺诈行为已经成为社区共识,鼓励建立CSWFraud的主题标签。

  这也激怒了“澳本聪”,他表示不仅要对Hodlonaut发起诉讼,同时悬赏70BSV(约5000美元)对Hodlonaut进行“人肉”。

  这一举动引发了币圈知名人士的不满,包括赵长鹏、Vitalik Buterin、波场创始人孙宇晨、莱特币创始人李启威在内的多人都加入了抵制“澳本聪”和BSV的行动。

  赵长鹏曾在Twitter发文指责“澳本聪”长期以中本聪自居的行为已经构成了欺诈。

  随后,币安发布公告称将于4月22日下架BSV。

  虽然公告中没有直接列出BSV的下架原因,但也指出了多项“考虑因素”,包括项目的水准与质量、产品稳定性、社群维护、相应币安审查的积极性以及不道德和欺诈行为等。

  显然,欺诈行为才是BSV惨遭下架的重要原因。

  此外,包括Shapeshift、Kraken交易所以及Blockchain钱包纷纷宣布下架BSV。

  受此影响,BSV价格也遭到重挫,不到一天时间内跌幅高达19%。

  即使这样,“澳本聪”也并没有消停。

  他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将会以“损害名誉”及“诽谤”为由,向曾诋毁过他的人提起诉讼,包括Vitalik Buterin和英国加密节目主持人Peter McCormack等人。

  5月22日,Peter McCormack收到了来自“澳本聪”的律师函,律师函显示McCormack因诽谤罪被起诉,索赔金额为10万英镑。

  如果聘请专业的律师,初步辩护费用在2.5万至5万英镑之间;如果进行全面审理,则需要花费50万至75万英镑的辩护金额。

  一旦败诉,McCormack还需要支付“澳本聪”约150万英镑的法律费用。

  这也就意味着,PeterMcCormack只能在这场战役中取得胜利,否则将支付一笔天文数字的赔偿金。

  

  2

  除了与其他人“撕逼”外,“澳本聪”还声称美国版权局授予了他作为比特币白皮书原作者和大部分原始比特币代码的版权登记。

  然而,这一说法引起了不少业内人士的怀疑。

  DecryptMedia指出,“澳本聪”似乎只是支付了35美元的申请费用,以获得比特币白皮书作者的美国版权注册声明。

  事实上,任何个人和组织都能够提交这类声明。

  随后在5月24日,比特币白皮书的版权登记人除了“澳本聪”外,还多了一个名为Wei Liu的神秘人物。

  Coin Center执行主管Jerry Brito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在美国注册版权只需要填写一份简单的表格,但是这也并不能代表证实了作者的身份。

  在版权局注册的唯一好处便是有权要求法定损害赔偿和律师费,“澳本聪”的版权注册基本毫无意义。

  有人揣测,这或许又是“澳本聪”拉盘的手段之一,BSV在消息宣布当天就暴涨了近三倍。

  在大型交易所纷纷下架BSV时,集中在较少地址的BSV显然更容易受到操纵。

  

  3

  除了外部因素的影响之外,BSV本身的情况也同样不容乐观。

  据了解,在币安发布下架BSV公告的次日,BSV就发布了名为“类星体(Quasar)”的升级计划。

  在这份升级路线图中,BSV将于今年7月直接将区块容量上线提高至2G。

  同时,还伴随并行交易验证等技术升级,以及客户端性能的优化和提升。

  不仅如此,在2020年初的“创世纪(Genesis)”的升级计划中,BSV会将协议层重新回归比特币最初的版本。

  此外,BSV将移除交易脚本、交易体积等限制,直接由矿工来决定区块的大小。

  尽管区块扩容曾是解决比特币交易拥堵的方法之一,但是区块的大小也无法进行无限的扩张。

  一旦单个区块过大,在网路状况和节点存储容量的限制之下,包括打包、广播、验证等各个环节的速度都将受到严重影响。

  更为严重的是,还有可能出现分叉的情况。

  

  按照如此趋势发展下去,BSV似乎走向了一条“自我毁灭”的不归路。